潘金莲与西门庆旧版

|自荐书   |

【www.dmdh.net--自荐书】

潘金莲与西门庆旧版一:水浒:“潘金莲与西门庆”的两个版本对比(附一)


  
潘金莲与西门庆的故事,主要出现在《水浒传》与《金瓶梅》这两部不同的著作中。虽然故事情节大体相似,以至许多人都简单的认为是雷同,然细观文字语句描述手法,其实有着天壤之别。下面,我们就将两书中相似的地方做个比较: 
  
1.关于潘金莲的身世: 
《水浒传》写的非常简略:那清河县里有一个大户人家,有个使女,小名唤做潘金莲,年方二十余岁,颇有些颜色。 
  
《金瓶梅》则对潘金莲的身世做了详细交代: 这潘金莲却是南门外潘裁的女儿,排行六姐。因她自幼生得有些姿色,缠得一双好小脚儿,所以就叫金莲。他父亲死了,做娘的度日不过,从九岁卖在王招宣府里,习学弹唱,闲常又教他读书写字。他本性机变伶俐,不过十二三,就会描眉画眼,傅粉施朱,品竹弹丝,女工针指,知书识字,梳一个缠髻儿,着一件扣身衫子,做张做致,乔模乔样。到十五岁的时节,王招宣死了,潘妈妈争将出来,三十两银子转卖于张大户家,……长成一十八岁,出落的脸衬桃花,眉弯新月。不同的描述,表达不同的意思。
《水》中的潘金莲,一出场就是大户家的使女,身世单纯平淡;
《金》中的潘金莲,来龙去脉清楚,命运曲折多变。 
  
这两个“潘金莲”,从小的生活环境就不一样,性格也理应不同。 
   
2.关于潘金莲与大户的暧昧关系:  
  
《水浒传》说:因为那个大户要缠她,这女使只是去告主人婆,意下不肯依从。 
  
《金瓶梅》说:张大户每要收她,只碍主家婆厉害,不得到手。一日主家婆邻家赴席不在,大户暗把金莲唤至房中,遂收用了。 
  
《水》中是大户要缠潘金莲,潘金莲不肯依从,且向主人婆告状;
《金》中的潘金莲则没有任何“不肯依从”的表现。
关键区别点在于:前者具有反抗精神,而后者并无反抗。前者大户并未得手,后者大户已经得手。 
   
3.为什么要把潘金莲嫁给武大郎? 
《水浒传》:那个大户以此恨记于心,却倒赔些房奁,不要武大一文钱,白白地嫁与他。   
     
 
  《金瓶梅》:主家婆颇知其事,与大户嚷骂了数日,将金莲百般苦打。大户知道不容,却赌气倒赔了房奁,要寻嫁得一个相应的人家。……这大户早晚还要看觑此女,因此不要武大一文钱,白白地嫁与他为妻。……武大若挑担儿出去,大户候无人,便踅入房中与金莲厮会。武大虽一时撞见,原是他的行货,不敢声言。朝来暮往,也有多时。 
  
《水》中,是因为潘金莲拒绝陪大户睡觉,大户恨记于心,就故意把潘金莲嫁给丑矮的武大郎,恶心死她,毁她一身幸福。 
  
《金》中,则是因为大户为了继续持久的能与潘金莲睡觉,就故意把潘金莲嫁给武大郎,好方便自己经常来找潘金莲厮混。
关键区别点是:前者是出于愤恨心理,施于报复;后者是为了掩人耳目,以图方便。 
  
《水》中的潘金莲是一种不幸;
《金》中的潘金莲则是水性扬花。 
   
4.潘金莲嫁给武大郎之后:
《水浒传》:自从武大娶得那妇人之后,清河县里有几个奸诈的浮浪子弟们,却来他家里薅恼。……被这一班人不时间在门前叫道:“好一块羊肉,倒落在狗口里。”因此武大在清河县住不牢。 
  
《金瓶梅》:那妇人(潘金莲)每日打发武大出门,只在帘子下嗑瓜子儿,一径把那一对小金莲故露出来,勾引浮浪子弟,日逐在门前弹胡博词,撒谜语叫唱:“一块好羊肉,如何落在狗嘴里?”油似滑的言语,无般不说出来。因此武大在紫石街又住不牢。 
   
《水》中,是浮浪子弟们在门前叫“好一块羊肉…”进行骚扰;
《金》中则是潘金莲自己唱“好一块羊肉…”勾引浮浪子弟。 
  
而两者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因此武大在这里住不牢了,要搬家。 
 
5.潘金莲打着西门庆之后的表现 :  
 
《水浒传》:这妇人正手里拿叉竿不牢,失手滑将倒去,不端不正,却好打在那人头巾上。   
   
  《金瓶梅》:妇人正手里拿着叉竿放帘子,忽被一阵风将叉竿刮倒,妇人手擎不牢,不端不正却打在那人头上。妇人(潘金莲)便慌忙陪笑,把眼看那人,也有二十五六年纪,生得十分浮浪。头上戴着缨子帽儿,金铃珑簪儿,金井玉栏杆圈儿;长腰才,身穿绿罗褶儿;脚下细结底陈桥鞋儿,清水布袜儿;手里摇着洒金川扇儿,越显出张生般庞儿,潘安的貌儿。可意的人儿,风风流流从帘子下丢与个眼色儿。 
  
《水》中没有描述潘金莲见到西门庆时有任何感受。甚至没仔细看他。 
  
《金》中详细描述了潘金莲对西门庆产生的好感:二十五六岁,十分浮浪,戴的、穿的、拿的,都很高档,貌若潘安,帅呆了。更重要的是:潘金莲不失时机的放电,瞬间给西门庆抛了个媚眼!这才导致了西门庆对她神魂颠倒! 
 
 6.
潘金莲道歉之后,西门庆乐呵呵的走了。作者刻画西门庆: 
  
《水浒传》:临动身,也回了七八遍头,自摇摇摆摆,踏着八字脚去了。 
  
《金瓶梅》:临去也回头了七八回,方一直摇摇摆摆,遮着扇儿去了。 
  
只几个字的区别,两个西门庆的象形就大不一样! 
  
《水》中的西门庆“踏着八字脚去了”,这几个字极传神,看这姿势,就不像个好人!感觉就是个无素质、无文化的低级流氓恶棍。 
  
而《金》中的西门庆“遮着扇儿去了”,就比较文雅些,再结合他的长相穿着打扮,感觉还有些品位,不怎么令人十分讨厌。  
7.
西门庆走了之后:  
  
《水浒传》:这妇人(潘金莲)自收了帘子叉竿归去,掩上大门,等武大归来。 
  
《金瓶梅》:当时妇人见了那人生的风流浮浪,语言甜净,更加几分留恋:“倒不知此人姓甚名谁,何处居住。他若没我情意时,临去也不回头七八遍了。”却在帘子下眼巴巴的看不见那人,方才收了帘子,关上大门,归房去了。 
  
《水》中的潘金莲,收了帘子,关了大门,并没任何非分之想。 
  
《金》中的潘金莲,风流本性又出来了,想知道他是谁,想他应该喜欢上自己。 
  
关键区别点:前者重点突出潘金莲进屋后就关了门,是在“等武大回来”;后者重点突出潘金莲躲在帘子下,是在“偷看西门庆,直到看不见了为止。” 读到这里(从潘金莲的出场到遇见西门庆)。
《水浒传》的作者对潘金莲“风流成性”的刻画,是极为失败的!作者想主观地生硬地说她风流,却又不多方面塑造,不拿旁证,所以失败之极! (或者说是:作者并没有表达潘金莲风流的意思)。 
  
而《金瓶梅》的作者,则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层层铺垫,环环相扣,妙笔生花,一个风骚的少妇形象,就被刻画的生动有情而且圆恰自然了。  
《水浒传》中的潘金莲,只是一个“怨”字!(怨妇) 
  
《金瓶梅》中的潘金莲,就是一个“浪”字!(浪女) 
  
至此,两者的形象,差异已经十分巨大。而随后发生的“奸情”,在《金瓶梅》中就是顺理成章的了,自然而然。在《水浒传》中,就会与前情严重脱节,显得极为荒诞,并且无聊。 
  
因为:在《金》中,潘金莲与西门庆两人心里都已经是“你情我愿”了;
而在《水》中,潘金莲此时对西门庆还没产生什么印象呢!和一个陌生人通奸,简直难于想象。 
  
 8.在王婆子的房里:  
  
《水》:(西门庆)便斟酒来劝那妇人,却把袖子在桌上拂,把那双箸拂落在地下。也是缘法凑巧,那双箸正落在妇人脚边。西门庆连忙蹲身下去拾。 
  
《金》:(西门庆)却故意把桌上一拂,拂落一只箸来。却也是姻缘凑着,那只箸儿刚落在金莲裙下。西门庆一面斟酒劝那妇人,妇人笑着不理他。他却又待拿起箸子起来,让她吃菜儿。寻来寻去不见了一只。 
《水》中的西门庆先斟酒,后掉筷子,筷子一掉,就“连忙蹲身下去拾”,戏,演的太假!说明这个西门庆的伎俩很拙劣,同时也说明施耐庵的描写手法很拙劣! 
  
《金》中的西门庆先掉筷子,后斟酒,再寻筷子,“寻来寻去不见了”,这个戏就演的好!说明这个西门庆的伎俩颇为自然,同时也说明兰陵笑笑生的描写手法更高超! 
  
《水》:西门庆且不拾箸,便去那妇人绣花鞋儿上捏一把。那妇人便笑将起来,说道:“官人休要罗唣!你有心,奴亦有意。你真个要勾搭我?”潘金莲直奔主题!呀,呀,呀,这施耐庵究竟啥意思?她是个女人呀,会说得出这种话来?再说,潘金莲如何就知道西门庆当时是想勾搭她呢?还主动表白道:你有这个意思,我也有这个意思。可能吗??? 
  太生硬,太兀突,潘金莲笑的太怪异。 
  
那么,或许是这两种可能:
a.可能表述的是:潘金莲是在赌气越轨,和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男人上床,想彻底放纵一下自己。 
   
b.就是施耐庵笔法臭!写的太差、太滥,荒唐到了极点!我们还是来看看兰陵笑笑生是怎么描写这一段的: 
《金》:这金莲一面低着头,把脚尖儿踢着,笑道:“这不是你的箸儿!”西门庆…且不拾箸,便去她绣花鞋头上只一捏。那妇人笑将起来,说道:“怎这的罗唣!我要叫了起来哩!”你看,一惯风流的潘金莲,此刻却突然正经起来了,你摸我的脚,我要叫的哩!这才合情合理,根本不会傻到无耻地去表白。因为她要叫喊,所以西门庆才会慌忙跪下。 
  那水浒中的西门庆,哪还有跪下的必要? 
  
《水》:西门庆便跪下道:“只是娘子作成小生。”那妇人便把西门庆搂将起来。当时两个就王婆房里,脱衣解带,共枕同欢。 呀,呀,呀,这施耐庵他疯了。他写潘金莲把这个陌生的男人搂抱到床上,脱衣解带。这可能吗?简直龌龊地难于令人置信。还是看兰陵笑笑生写的:
《金》:西门庆便双膝跪下说道:“娘子可怜小人则个!”一面说着,一面便摸她裤子。妇人(潘金莲)叉开手道:“你这歪厮缠人,我却要大耳刮子打的呢!”西门庆笑道:“娘子打死了小人,也得个好处。”于是不由分说,抱到王婆床炕上,脱衣解带,共枕同欢。笑笑生妙文。想耍流氓,潘金莲要打他的人,还要大耳刮子的打。 
  
总的来说,同样一个故事,写法不同,意思也不相同,甚至会相差十万八千里。
施耐庵对女性没有任何同情心,以憎恨、下流的手法,完全不顾人之常情,写的违背逻辑,离谱之极,在他的笔下,潘金莲因为婚姻的不幸,正在动物般做着一件莫名其妙的荒唐事! 
  
而在兰陵笑笑生笔下,潘金莲虽也婚姻不幸,但却是在大胆追求自己的所愿(欲望)。笑笑生人性化地以宽容甚至赞许的态度,不顾践踏道德地欣赏这种越轨行为,写的很有生活气息。这是一种逻辑上的真实。 
  
把《水浒传》和《金瓶梅》比较多了,有时甚至会瞎想,《水浒传》中的这一段,会不会是抄的《金瓶梅》呢?尽管《金瓶梅》出书在后。   

潘金莲与西门庆旧版二:金瓶梅中西门庆的各个版本

金瓶梅中西门庆的各个版本
2012-04-13 16:16:37 来源: Tag:金瓶梅 商都 网
每一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脸面与态度,让我们对一个人的评价也是各种各面的。而如此流行被称为天下奇书的《金瓶梅》也是被褒贬各一,其中人物的评价也是各种各样啊。对于其中西门庆的评价尤为突出,以下是关于西门庆的各个版本。
版本一、西门庆是个贪官
西门庆登场时,作者对他有这样一番介绍:
原是清河县一个破落户财主,就县门前开着个生药铺。从小儿也是个好浮浪子弟,使得些好拳棒,又会赌博,双陆象棋,抹牌道字,无不通晓。近来发迹有钱。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揽说事过钱,交通官吏,因此满县人都惧怕他。(第二回)
这里就点明了这个“浮浪子弟”近来“发迹”以致“满县人都惧怕他”的两大法宝:一曰钱,二曰官。他就是靠勾结衙门来拼命敛财,财越积越多;又凭借钱财来贿赂官场,官越攀越高。于是乎,他肆无忌惮地淫人妻女,贪赃枉法,杀人害命,无恶不作,反而能步步高升,称霸一方。可见,腐烂的官场正是孕育西门庆一类暴发户的强化剂和纵容他横行不法的保护伞,而西门庆的暴发暴亡也正深刻地暴露了那座黑暗透顶的统治机器!
西门庆“原来就是个弄人的刽子手”,被他一手残害的人命就有好几条。他一上场,就图谋奸占潘金莲,从而毒杀武大郎;接着又勾引李瓶儿,气死义弟花子虚;后又凭借权势,把李瓶儿的第二个丈夫蒋竹山打得皮开肉绽,置之死地而后快。他霸占仆妇宋惠莲,又要陷害其夫来旺使之横遭充军之罪,迫使惠莲自缢身死;而当惠莲的父亲宋仁“叫起冤屈来”,又被西门庆活活整死:
这西门庆不听万事皆休,听了心中大怒,骂道:“这少死光棍,这等可恶!”即令小厮:“请你姐夫来写帖儿。”就差来兴儿送与正堂李知县,随即差了两个公人,一条索子把宋仁拿到县里,反问他打网诈财,倚尸图赖,当厅一夹二十大板,打的顺腿淋漓鲜血,写了一纸供案,再不许到西门庆家缠扰,并责令地方火甲,跟同西门庆家人,即将尸烧化讫来回话。那宋仁打的两腿棒疮,归家着了重气,害了一场时疫,不上几日,呜呼哀哉死了。正是……有诗为证:
县官贪污更堪嗟,得人金帛售奸邪。宋仁为女归阴路,致死冤魂塞满衙。
一部《金瓶梅》,正是“冤魂塞满衙”!一个西门庆,害了好几条人命,不但逍遥法外,而且仍官运亨通,并颇有讽刺意味地当上了执掌刑狱的理刑官。“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一旦有权在手,他也就更贪婪地以权谋私,贪赃枉法,包庇别人谋财害命。苗青杀主,罪该论死,而西门庆受贿后,一手包天,竟让他顺当地回家进一步侵夺主人的家产,霸占主人的妻妾。这等“赃迹显著”,何人不晓?巡按山东监察御史曾孝序奏了一本,可西门庆用“金镶玉宝石闹妆一条,三百两银子”打点了蔡京,结果受到惩罚的反而是曾孝序:被罢官流放,“窜于岭表”。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王法?有什么天理?
西门庆

潘金莲与西门庆旧版三:潘金莲与西门庆云雨时的不齿事

潘金莲和西门庆联手害死了武大郎。待到百日,他们请来六个和尚在家做法事,超度武大郎。谁料这是六个色和尚!书中写道:那众和尚见了武大这个老婆,一个个都昏迷了佛性禅心,一个个多关不住心猿意马,都七颠八倒,酥成一块。但见:班首轻狂,念佛号不知颠倒;维摩昏乱,诵经言岂顾高低,……,长老心忙,打鼓错拿徒弟手,沙弥心荡,磬槌打破老僧头。这群和尚,个个失了分寸!对此,书作者作了一番评价:世上有德行的高僧,坐怀不乱的少。古人云:一个字便是“僧”,二个字便是“和尚”,三个字是个“鬼乐官”,四个字是“色中饿鬼”。看来书作者也不怎么喜欢和尚。
“色欲”乃人的自然欲望之一,和尚们长期压抑着,忽见美女,能不如癫似狂!有词为“饥不择食”,何况看起来是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呢?潘金莲美貌,众和尚多记在心里。中午,和尚们都回寺中歇息。回来时,有一个和尚先到,他到潘金莲窗下洗手,正巧碰上西门庆和潘金莲在房中饮酒作乐。只听见妇人在房里颤声柔气哼哼唧唧,恰似有人在房里交姤,于是推洗手,立住了脚,听了起来。只听妇人嗽声呼叫西门庆:“达达(调情昵称),你休只顾搧(同扇)打到几时,只怕和尚来了听见,饶了奴罢。”西门庆道:“你且休慌,我还要在盖子上烧一下儿哩(交欢时的荤话,不少版本多删去)!”不想都被这个秃厮听了个不亦乐乎。落后众和尚都到齐了,吹打起法事来,一个传一个,都知道妇人有汉子在屋里,不觉都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待到佛事将完,潘金莲换了一身艳服,在帘里与西门庆两个并肩而立,看着和尚化烧灵座。和尚看到帘子里的汉子,想起起先听到的那些勾当,只个乱打鼓 “扌扉” (同捭相近,张开,四川方言,键盘打不出来)钹不住,被风把长老的僧伽帽刮在地上,露见青旋旋光头,不去拾,只顾 扌扉 钹打鼓,笑成一团。
看,这群和尚知道潘金莲偷汉子后,情绪高涨到极点,举止近乎疯狂,手舞足蹈!僧帽被风吹掉在地上,都不去拾。加上诵经声,敲打木鱼声,我们可以想象,当时的场景一定非常之“high”! 这些才只是举止上的表现,和尚们语言上的表现更精彩!化过灵,王婆便叫道:“师傅,纸马也烧过了,还只个邸打怎的?”和尚道:“还有纸炉盖子上没烧过。”(学上面西门庆语)西门庆听见,一面令王婆快打发衬钱与他。长老道:“请斋主娘子谢谢。”妇人道:“干娘说,免了罢。”众和尚道:“不如饶了罢。”(学上面潘金莲语)一齐笑的去了。看这群和尚,话里有话,拿潘金莲和西门庆云雨时的荤话,大加调侃。最后,众和尚一块儿学潘金莲那句,想象场景,不禁令我们捧腹大笑。叹曰:极品和尚也!


本文来源:https://www.dmdh.net/jianli/448698/

    上一篇:农村相册馆图片分享

    下一篇:而今安在哉

    热门推荐
    • 多如牛毛

      多如牛毛篇一:多如牛毛的民间盗墓我国的民间盗墓古已有之,从出现贫富分化,人类进入阶级社会开始,厚葬的风俗逐渐风行,盗墓也就应运而生。早在春秋战国时期的《庄子》一书中,就有关于盗墓的记载。  第一,盗墓目的。我国古代民间盗墓呈现出丰富多彩、五花八门的现象。从盗墓目的上来说,分为敛财、美容、追求神仙方术

    • 鸟笔画顺序

      鸟笔画顺序篇(1):《鸟》字笔画、笔顺、笔划正在分析中,请稍后 《鸟》字笔画、笔顺汉字鸟 (字典、组词)读音diǎo niǎo 部首鸟笔画数5笔画名称撇、横折钩、点 更多:http: www 51240 com 、竖折折钩、横、鸟笔画顺序篇(2):汉字笔画的书写顺序及口诀汉字笔

    • 吉利汽车是国企吗

      吉利汽车是国企吗篇一:习近平:像吉利这样的企业不扶持,还扶持谁?行研君说导语据彭博社24日消息,正和岛岛邻、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通过一家投资基金购得了9 69%戴姆勒股份,价值73亿欧元(约90亿美元)。这一持股比例意味着吉利成为戴姆勒最大的股东。戴姆勒在监管文件中说,李书福(即吉利控股集团

    • 名著读书笔记摘抄大全

      篇一:[名著读书笔记摘抄大全]世界名著读书笔记摘抄1《双城记》查尔斯?狄更斯我今日所做的事远比我往日的所作所为更好,更好;我今日将享受的安息远比我所知的一切更好,更好。2《百年孤独》加西亚?马尔克斯这手稿上所写的事情过去不曾,将来也永远不会重复,因为命中注定要一百年处于孤独的世家决不会有出现在

    • 来姓

      一:[来姓]来姓由来来起源:一、出自子姓,是汤王后后裔。商王族支孙食采于郲(今山东黄县东南,一说在河南荥阳东),其后遂以封地名郲为姓,后因避难去邑为来姓。见《唐书 宰相世系表》。参见《史记 殷本纪赞》。路史:系出子姓,殷商之子孙。二、传说大禹的后代。三、商朝莱侯的后代,莱侯曾与太公争营丘(今

    • 李云红

      第一篇李云红:丰台干部任免2016 12 02王和友?任丰台区监察局局长、丰台区行政投诉中心主任,不再担任丰台区预防腐败局局长职务翟光红?任中共丰台区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丰台区预防腐败局局长,不再担任丰台区监察局副局长职务董明月?任中共丰台区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不再担任中共丰台区委组织部副部长职

    • 征的繁体字

      征的繁体字篇(1):常用繁体字的标准写法常用繁体字的标准写法我们在书法创作的时候经常要用到繁体字,但是繁体字的用法很多,稍不留意就会出现别字,在推广简化字时,有一些是把几个繁体字、异体字合并简化为一个字,现在书写时就要十分注意,在正确领会其原意之后再选择正确的繁体字。例如:後面的“後”,和皇后的“后

    • 班级聚会策划书

      一:[班级聚会策划书]大学同学聚会策划方案5篇一:斗转星移,岁月如歌,转眼我们从××大学毕业。毕业前,我们满怀对大学校园的向往,对未来生活的激情,从四面八方来到××大学,在美丽的校园里留下了一串串感人的青春乐章,三年的同窗友谊、同学情义难以割舍,魂牵梦绕,至今不能忘怀。当我们步入而立之年,离开校

    大家热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