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德东德

|寓言   |

【www.dmdh.net--寓言】

(1) [西德东德]东德统一西德


秦晖教授在搜狐年会上的观点没有引起媒体的高度重视,是因为他采取了讲寓言的方式。同时,也与我们的编辑后期处理的技巧有关,造成了秦晖教授的观点被埋没。但实际上,每年,秦晖教授都会在搜狐年会上有极其重要的发言,此次更为重要。他讲了一个假设社会主义的东德统一西德的寓言,让我们自己来判断。昂纳克寓言,也就是一个并没有实现的故事。但这一个并没有实现的故事,对于改革中的今天,对于中国人的未来国运,却是振聋发聩之音。推荐有识之士,用心捧读。子恢。     “2010.中国新视角高峰论坛”于2010年2月3日在北京隆重召开。我们借互联网新媒体之广泛传播,以百年视角,展望刚刚度过60年大庆的新中国未来。以1949为起点,我们置身于人类历史长河,站在2049回望新中国。中国人将一个什么样的新中国带向历史,或者未来?搜狐公司与亿万网民,一起期待智慧启迪。以下是搜狐财经从现场发回的报道:    秦晖:我觉得所谓中国模式,往往有这两种说法,一种说它是会失败的,因此不可取。一种说它是成功的,因此是可取的。而成功和失败往往又以经济增长为标准。我觉得是不是有一个评价标准的问题呢?也就是说如果经济高增长,一定是可取的吗?  给大家讲一个故事,今年10月,我在德国跟原来东德最后一任共产党总理哈斯谈过一次。大家知道,两德统一之后,东德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也的确存在着一些问题。其中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原来的制造业垮了,但是现在制造业并没有像希望的那样复苏起来,虽然第三产业很发达,但是还是弥补不了就业的缺口,所以东德现在失业率比较高。当时他是号称东德的“戈尔巴乔夫”,最先在党政高层出来对保守态度说“不”。我说是西德统一了东德,有没有可能东德统一了西德呢?他说决不可能,我们原来搞这一套已经失败了,大家都看到了。如果搞民主呢?仅仅从投票来讲就不可能统一西德,西德有六千多万人口,我们一千六百万,怎么可能统一他们呢?我说你们有没有考虑第三种可能呢?假定当年东德没有发生民主化过程,柏林墙仍然存在,但是昂纳克先生忽然间对市场经济的花花世界产生了浓厚兴趣,完全可以在东德人不能走出去的情况下,单向为西方的资本和贸易打开门口,而且完全可以用专政的手段为招商引资提供最佳的条件。讲得简单点,就是工人想赶走就赶走,农民的地想圈就圈,公共资产想给谁就给谁,民间资产想怎么集中就怎么集中。在这种情况下,我相信我们现在看到的东德状况会是截然相反,大家知道东德制造业为什么没有兴起,道理很简单,两德统一之后,东德一天之内就通过东西马克1:1实现了收入水平的拉近,福利保障和强势工会制度的全面移植。尽管政府大力提倡,实际上西部资本没有兴趣到东部投资,宁可到中国、到罗马尼亚、到福利制度和劳动力权利和收入更差的地方,不愿意到东部去投资。哪怕他在西部也可以用土耳其人、巴尔干人,就像我们用农民工,甚至比我们用农民工待遇还高一点,总而言之,比用东德人要划算得多,他们当然不愿意到东德来投资了,因此政府不管怎么激励都没有用的。  如果像我刚才讲的办法,不搞什么东西马克1:1兑换,也不允许有强势工会,当然更不引进西方的保障制度,东德将会以最佳的要素成本,大量地吸引西部的资本,同时向西部输出廉价商品,这样一来一回,就会在东部造成经济奇迹,东部将会出现比现在多十倍的烟囱,而不是现在这样出现很多哥特式的建筑。这样一来,制造业的箫条将发生在西部,而不是发生在东部。所以随着西部资本的转移,东部商品的覆盖,西德将会出现严重的就业危机,福利制度将会崩溃,强势工会也不复存在,西德将会出现严重危机。这样一来,西德只有三种可能,第一种是搞贸易保护,也就是说它来树立柏林墙,但是这样一来,在道义上它很快就会付出非常大的代价。第二种,如果继续这样搞,它只有向东德学习,降低福利,学习血汗工厂,否则就没有办法跟东德竞争。但是如果真的这样做,实际上已经在制度上被东德统一。第三种就是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它这样做要引起极大的社会冲突,如果一定要学东德,在西德会引起社会爆炸。这样的话,东德就有用强制手段统一西德的机会。  我最后问他,这样的统一方式,当然不会是你们原来想象的社会统一战胜资本统一的方式。他说,这是血汗工厂战胜福利国家,野蛮资本主义战胜人民资本主义或者说战胜民主社会主义的统一方式。我说默多罗先生,你作为德国左翼党的领导人,你愿意看到这样的东德的胜利吗?他说这是决不可能的,因为东德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我说的确是这样。  所以我讲的只是一个寓言,叫做昂纳克寓言,因为并没有在实际上发生过。但这个事情没有发生在东德,那会不会发生在其他地方呢?这样的事情,是我们值得高兴的吗?如果我们不高兴,是不是会有另外的一种选择呢?我觉得当然是有的。我们可以寻找一种不是这样的昂纳克寓言的方式,而是更好的发展道路。在这个道路上,我们现在不仅要向西方学习市场经济,而且要向西方学习社会主义。经济危机以后,西方各国搞了很多强化国家调控的措施。有人说要搞社会主义了,可是我要说,如果说西方的国家干预就是社会主义,那这是有利于老百姓,而不是有利于权贵的国家制度。他们的福利从来就不比我们少,不仅欧洲所谓的福利国家不比我们少,就式号称自由放任的美国,它的福利体系比欧洲是差得非常多,但是比我们中国,老实说,还是要高相当一个层次的。比如说医疗改革,我们知道欧洲公共福利是全覆盖的,美国是低福利国家,据说是人口的18%,但是这18%是什么人?是最穷的人,覆盖的是最弱势的那部分群体,这是所谓的美国的赤弱群体。  中国以前那个所谓的医疗福利覆盖率是多少呢?我相信不会比美国大。因为大家都知道农村是没有的,城里的二型企业也是没有的,所谓的二型企业就是大集体了。我们的覆盖群体其实主要就是大中企业和党政文教系统,这个覆盖系统不会比美国更好,问题是覆盖的方向是和美国相反的,我们是从最强势的那部分人向下覆盖,而他们是从最弱势的那一层向上覆盖。这都叫国家干预,但是方向是完全相反的。西方国家的这种国家干预,以前我们从来没有过,而不是说太多了,我们如果现在搞社会主义,对于我们来讲不是什么老课题,而是一种新课题,我们要向西方学习社会主义。谢谢!

(2) [西德东德]东德与西德:柏林墙两边的天壤之别


作者:信力建
来源:作者博客
在世界形成以苏、美为首的两极对抗政治格局的历史条件下,德国一分为二分别隶属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两种尖锐对的政治制度,立即引来世界无数政治学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们的强烈兴趣。
不愧是一个产生过歌德、巴赫、贝多芬、康德、黑格尔、叔本华、尼采、莱布尼茨、海德格尔、爱因斯坦等的国度,战后仅仅几年时间,东、西德国分别在满目疮痍的战争废墟中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
先看东德:
在德国统一社会党(战后德国共产党和民主社会党合并而成)的领导下,战后不到五年即1950年,工业便恢复到战前水平。其中,1950——1970年的生产性国民收入持续翻两番,年平均增长7.2%,一度跻身世界十大工业强国,成为东欧各国经济发展水平最高、民众生活质量最高的国家。一个人口不足1700万的国家创造了如此奇迹,举世赞叹,因而曾被赫鲁晓夫称为“社会主义的橱窗”。前来东德参观的“兄弟国家”代表团的同志们眼看现代化的厂房、壮观的流水线、高精尖的设备,无不发出由衷赞叹。如果一个中国大陆人在20世纪70年代到了东德,一定会惊叹这就是理想中的共产主义了。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东德的国民经济和国民收入虽然开始出现负增长,但世界银行《1982年度世界发展报告》公布的结果显示,东德当年国民生产总值为1562亿美元,人均400美元,居世界第89位,居社会主义国家第1位。
再看西德:
同样不到五年时间即1950年,工业同样超过战前水平。1950年到1965年,累计投资2281亿美元推动经济高速增长,持续保持15年的“莱茵奇迹”。1950至1965年,年平均进出口总额分别增长13.3%和15.8%。1965年的贸易额是1950年的8倍。20世纪60年代初,国民总产值超过英法成为仅次于美苏的世界第三经济大国。1971年外汇储备达186.57亿美元,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仅从统计数字上而言,两德差距并不大(东德国土不及西德一半,人口不及西德1/3),但如果比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社会财富增长多少,国民从中得到多少实惠,优劣就极为明显了!
——同时在战争废墟上建立的两德处于同一起跑线,为应付严重困难,战后都实行配给制,但极短时间就出现巨大悬殊:西德成立不久,国内市场很快出现繁荣景象,大小商场雨后春笋般涌现,消费十分旺盛。1950年开始政府便取消了配给制;东德到1958年仍不符合取消配给制条件,只为顾及“社会主义橱窗”的面子,政府在这年打肿脸充胖子宣布取消配给制,然而取消配给制后,商品匮乏和单一的局面依旧。吃饭、穿衣,甚至日用品都要凭票供给。
东德表面的辉煌难掩现实的暗淡。究其原因,一是它沿袭了前苏联的发展模式,过于偏重重工业、军工和国家面子工程的建设,农业以及与国民衣食住行密切相关的产业被严重忽视,国民经济畸形发展。同时,它与当时所有社会主义国家一样,先是打压个体经济,后是不允许个体经济存在,实行绝对平均主义的劳动报酬制度,导致国民生产积极性和思维创新能力严重受挫,劳动、产生效率与官方的统计数字和漂亮的面子工程反差太大。
为在与西德的竞赛中获胜,东德政府极尽手段提高生产效率。先是提出“只有生产好才能生活好”的口号,开动宣传机器鼓舞民众“建设社会主义的热情”,大搞类似苏联“社会主义劳动竞赛”和“共产主义星期六义务劳动”的无偿劳动,后来见成效低微,不顾民众日益不满的怨气,用制度化的形式延长工人劳动时间,并最终引发大规模流血抗争运动——1953年6月17日,东柏林大批工人举行示威活动,抗议当局提高劳动定额和时间却不涨工资,东德当局开枪镇压酿成血案,成为冷战时期整个东欧第一起大规模民众抗争事件,也是后来民众大逃亡、政府不得不建起柏林墙圈禁民众的重要缘由。 西德却完全是另一番风景:从阿登纳总理领导下的第一届政府开始,便致力建立一个既能发挥市场竞争活力,又兼顾社会平等和福利保障的“社会市场经济”和“福利国家”体制。与东德“只有生产好才能生活好”相反,阿登纳政府提出“只有生活好才能生产好”的口号。从五十年代开始,短短二十年间,国民便建立了一个世界上花费最大、设计得很周详的社会保障体制。1977至1978年度中,举国全年社会福利金额总计达3000亿马克(1250亿美元),平均每个居民享用社会福利金2015美元。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两德差距越拉越大。以1988年为例,东德人均GDP仅为西德的1/4,劳动生产率仅为西德的30%,进出口贸易为西德的1/10,科技水平落后西德20年。东德工人的平均月工资为1270东德马克,而西德为3850西德马克,按照1:1的比率计算,东德只及西德的1/3。至1989年,东德人均国民生产总值降为西德的33%,并欠下210亿美元的外债(那时的210亿美元!)。
西德的持续辉煌,最重要的并非政府首脑和内阁成员个人能力有多强,制度和政策才是最关键因素。尼克松曾说:“判断社会制度的优劣,不用进行意识形态论证,看同一个民族建立的两个国家,人们往哪里跑,就一清二楚了。”上述话语并非先知式的预言,而是对两德的现实有感而发。50年代始,就在两德经济在世人称奇声中快速腾飞时,一宗令人预想不到的事情很快出现:东德建国后,每年有十几万、几十万国民越过还没有封闭的边界逃向西德。整个五十年代,人口不足1700万的东德,竟有270万民众逃向西德。其中精英人才和技术骨干占据不小比例:6000名医生、药剂师,8000名司法人员,750名教授,34000名教师和工程师。这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巨大损失。 如此严重的逃亡潮不但对东德的软实力造成巨大损失,对唯一的执政党——统一社会党及其领导的政府合法性构成极大冲击,也使社会主义阵营脸上无光。到了五十年代末,赫鲁晓夫不得不警告德国统一社会党第一书记乌布利:“我们不能以开放的边界与资本主义竞争了!”于是,1961年8月开始,两德之间快速矗立起一道高3.6米、宽1.2米全长155公里,配备了铁丝网、瞭望塔、堑壕的钢筋水泥墙。这就是著称于世、存活了28年的柏林墙。
柏林墙建成后,东德国民的逃亡史便成为一部血泪斑斑的逃亡史——人们不顾危险,采用游泳、挖地道、跳高楼、用重型汽车硬撞、自造潜水艇、热气球、滑翔机、弹射器等手段逃亡西德。
一个人、一个组织、一个政府犯错并不可怕,怕的是明知犯错却不敢正视,甚至一再寻找各种借口予之遮丑。纪念柏林墙建立20周年时,时任统一社会党第一书记的昂纳克大言不惭地告诉世界:“由于构筑了反法西斯防卫墙,我们才捍卫住了我们的社会主义成就。”所谓“捍卫住了社会主义成就”,诚然是一句恬不知耻的谎言,但柏林墙的构筑确实有力阻止了民众的大规模逃亡。从建墙前每年十几万、几十万人逃亡,到建墙后1961-1980年只有17.7万人成功逃离,每年约为八九千人。 建立在乌托邦虚幻信仰的政党一旦面临挫折,便极易滑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极端之中。1962年,面对两难的抉择,统一社会党高层想出了一个遗臭万年并最终促使该党被人民彻底唾弃的馊主意:用政治犯换马克。并派人与西德政府协商。东德提出的赎金标准是:一个普通工人3万马克;教师4万-5万马克;医生15万到18万马克。经讨价还价,最后双方同意用平均每人4万马克的赎金达成交易。之后,每年不断重复着这种交易。到1989年秋天柏林墙倒塌,共有33755名政治囚犯通过这种形式获得了自由,这些人的家属则多达25万人随之迁往西德。
僵死的意识形态和极为刻板的官僚思维定势,又常常让政府做出令人匪夷所思的蠢事。二战后,美国不分意识形态,实行旨在帮助欧洲走出战后经济危机的马歇尔计划,西德从马歇尔计划中人均获得140马克的补助,而仰苏联鼻息的东德党政领导人却视马歇尔计划为美国资本主义统治扩张到全欧洲的一项战略,将这一援助拒之门外。
中国有句老话“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西德的富足与繁华,其实并非东德民众大逃亡并最终“亡党亡国”的最主要诱因,严重的社会不公、官僚阶层的特权和腐败、令人窒息的政治高压,看不到前途和出路等,才是最重要因素。东德经济的高速发展,从中获利的只是少数的党政官员。尤其是以第一书记为首的主要高干,享受着各种合法的特权:可以在商店买到老百姓见不到甚至没听说过的商品;享受特殊医疗服务;周末和节假日可以到别墅去度假。而权为上级所授的官僚体制,不但导致溜须拍马、贿赂盛行、贪污腐败成风,还导致任人唯亲、裙带关系之风的阶级固化局面。最可怕的,是无处不在的国家恐怖主义威胁,四十年代末至50年代末,统一社会党领袖乌布利按斯大林肃杀模式进行了清党,151000名党员被整肃(当时东德总人口不足1700万)。通过大规模清洗,党政权力高度集中在个人手里,并逐渐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官僚特权阶层。比肃杀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秘密警察对国人密不透风的监督——东德并入西德之前,秘密警察达9.1万人!间接充当线人、密探工作的总人数则接近50万。柏林墙倒塌前约30年里,平均每天有8位东德人以“破坏国家安全”的罪名遭逮捕。如果算上线民,平均每66名东德公民中就有一人常年为秘密警察工作,对比于盖世太保(1:2000)和克格勃(1:5830),这个比例可谓高的离谱。前东德仅有的1700万人口中,有600多万人被建立了秘密档案,也就是说,每3个东德人中就有一人曾处于秘密警察的监控之下。
埃里希·昂纳克(1912-1994)最后一任东德领导人
到了20世纪80年代,东德人民的忍耐已到了临界点。从1986年开始,不少民众冒着危险上街游行示威,要求拆除柏林墙、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要民主、人权、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等公民基本权利。然而,以昂纳克为首的政府不但不反省、检讨过失,反色厉内荏把国人的正当批评说成是“极端主义分子的诋毁”;把民众的意愿和诉求说成是“外来的危险和少数人的挑动”,并警告“要提防来自帝国主义方面的危险”。造孽沉重、难于自拔的昂纳克自恃有老大哥苏联撑腰,危机四伏之时仍心怀侥幸。就在柏林墙被推倒前10个月的1989年1月,他仍强打信心声称:“当年导致筑墙的条件存在多久,这座反法西斯的护墙就存在多久,50年和100年后它也必定还巍然屹立。”
昂纳克的声色俱厉更增加了人民的对立和愤怒情绪,更多的国人加入反抗行列。1989年5月7日,莱比锡民众举行游行示威,政府派军警镇压抓捕了一百多人,并对世界宣称:“无论是公牛还是驴子都没办法阻止社会主义前进。”昂纳克的残暴顽固更激起了国民的反抗。1989年10月2日,莱比锡2万示威者上街游行抗议。10月9日,又有7万人上街,游行民众喊出“我们是人民”的口号,向统治者表达了“不自由,毋宁死”的决心!
后语: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赞,以示鼓励!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

(3) [西德东德]东德与西德的统一


东德与西德的统一
1989年大批逃亡潮及街头上的群众示威运动为东德领导层带来了巨大压力。11月初,东德政府火速制定一项有限度开放旅游的法规。1989年11月9日傍晚,中央政治局委员沙波夫斯基提早宣布了这项准许立即出国旅游的规定,并错误解读了这项新法规。他说:“我们今天决议通过一项法规,准许所有东德人民出境旅游。” 当天夜里,在无一枪一炮的情况下,柏林墙边的东德边界关卡就被蜂拥而至的老百姓冲垮。统一社会党权力中心内,每天都上演着戏剧性变化的戏码。中央委员会成员——老共产党员宽特,要求处决党领导层中导致东德崩溃的犯罪团伙。柏林墙倒塌,是受到波兰“团结运动”、匈牙利改革以及戈尔巴乔夫改革开放的鼓舞而走上街头的莱比锡、柏林和德累斯顿民众意想不到的胜利。柏林墙的倒塌为两德统一铺平了道路。没有了柏林墙支撑的东德,也就难逃分崩离析的命运。组建另一个独立但民主化东德的构想被淹没在街头群众高呼统一的声浪下。在东德基民盟领导下,主张尽快并入联邦德国的“德国联盟党”赢得了东德首次举行的人民自由选举。西部基民盟党籍的联邦总理科尔,早就看出统一的时机已告成熟。 在朝野政党支持下,他与东德新政府及二战战胜国同盟同时展开了制定重新统一德国有关协议的谈判。科尔向其欧洲邻国及全世界保证说:“德国已从历史中获得教训。我们是一个爱好和平、自由的民族。我们再也不会轻易将民主、自由葬送在反对和平者的手中。对我们来说,热爱祖国和爱好自由,与良好的睦邻关系密不可分。”德国与二战中的美、英、法、苏四个战胜国签署协定,根据国际法精神规划两德统一的合约条文,从而使德国重新成为主权独立的国家。其前提条件之一是,正式承认奥得、尼斯河为德国与波兰的领土分界线。1990年夏季,在专家们的激烈争论下,东德引进西德马克,从而导致双方的经济及货币大联盟。1990年8月,东德人民议院决议东德并入联邦德国,并于不久后签署了厚达1100页的统一合约。同年10月3日,全德人民一同欢庆了国家的重新统一。当时的联邦总统魏茨泽克发表了感性讲话:“我们能在没有政府合约协定,没有宪法约束及议会决议的情况下,温馨完成统一大业,这是多么美好的事。它如实体现了良好的国民素质。”德国统一使一个四分五裂的德意志民族团结了起来,停止了相互之间的争斗,实现了政治、经济、军事、社会的一体化,从来促进了整个德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加快了德国走向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步伐。德国的统一改变了欧洲的传统政治格局,在欧洲近代以来,欧洲大陆的传统政治强国是法国、俄国和奥地利。德国的统一改变了这一格局,德国统一使一个强大的德意志国家出现在中欧平原之上,大大削弱了法国对欧洲的影响力和俄罗对中西欧的危胁,更进一步使奥地利退出了欧洲争霸的舞台,便整个欧洲大陆的面貌为之改变,对后代欧洲历史的进程起到了重大的影响。德国的统一在经济上有机会超过英法成为欧洲经济实力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在西方世界长期保持第二的位置,战后虽被日本超越,但是德国在西欧一直持第一经济强国的地位。德国的经济强大,促进了整个欧洲经济的发展,对于欧洲进一步的经济一体化和欧洲保持世界经济政治舞台上的主角地位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本文来源:https://www.dmdh.net/qita/458985/

    上一篇:三个和尚的故事

    下一篇:奢侈的寓言

    热门推荐
    • 人一生要读的60本书

      人一生要读的60本书篇(1):人一生要读的60本书人一生要读的60本书1、西方寓言的始祖——《伊索寓言》2、中国先秦时期的百科全书——《诗经》3、兵家韬略之首——《孙子兵法》4、垂范千古的儒家经典——《论语》5、中国道家学说的开山之作——《老子》6、对人类影响最大最深的基督教经典——《圣经》7、史

    • 父母和孩子

      第一篇父母和孩子:父母与孩子父母与孩子1、一个关于教育的古老的寓言故事:     在很久以前,有三对年青人,他们在同一天结婚,也都在同一天向上帝祈祷:万能的上帝啊,请赐给我们一个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请赐给他聪明、勇敢、爱心和健康。第二年,正如这三对夫妇所求的,每一个家庭都生下了一个小宝宝。他

    • 武志红心理咨询中心

      篇一:[武志红心理咨询中心]武志红:七个心理寓言(一)成长的寓言:做一棵永远成长的苹果树一棵苹果树,终于结果了。第一年,它结了10个苹果,9个被拿走,自己得到1个。对此,苹果树愤愤不平,于是自断经脉,拒绝成长。第二年,它结了5个苹果,4个被拿走,自己得到1个。“哈哈,去年我得到了10%,今年得到20

    • 连环画在线阅读

      篇一:[连环画在线阅读]在线阅读连环画好学好懂教育网站在线阅读:文学名著、 中外历史 、成语故事、革命战争、红色记忆、武侠传奇、童话寓言、家庭道德、婚姻爱情、社会风俗、科幻探险、民间故事、外国作品、人物传记等套连环画,内容极为丰富。篇二:[连环画在线阅读]连环画在线阅读

    • 卢维斯定理

      卢维斯定理篇(一):卢维斯定理卢维斯定理:美国心理学家卢维斯提出。谦虚不是把自己想得很糟,而是完全不想自己。如果把自己想得太好,就很容易将别人想得很糟。简介  卢维斯卢维斯定理 :谦虚不是把自己想得很糟,而是完全不想自己。提出者:美国心理学家卢维斯寓言鹰王的代价鹰王和鹰后从遥远的地方飞到远离人

    •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一: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寓言故事)本文说的是三个单身汉的故事,单身汉的最大好处就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它叫大黑,由于追求自由自在的生活,它离开了猩猩群体,去过周游世界的散仙生活。大黑是一周前来到这里的,这是一个闲置的院落,非常的安静,院外不远是个果园,伏苹果已经能吃了,吃饱以后就躲

    • 童话诗歌

      (1) [童话诗歌]中国儿童必读的诗歌、小说、童话大合集中国五十年儿童文学名家作品选作者:佚名 (493KB) 诗歌选童话·寓言神笔马良萝卜回来了一只想飞的猫小溪流的歌野葡萄小蝌蚪找妈妈猪八戒吃西瓜小公鸡学吹喇叭狐狸打猎人谁丢了尾巴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圆圆和方方金瓜儿银豆儿

    • 小学生课外书推荐

      篇一:[小学生课外书推荐]小学生1至6年级必看课外书目录推荐小学生课外书推荐,赶紧来对照一下吧!一年级学生必读书目1、《中国古代寓言故事》邶笪钟编写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中外神话传说》田新利选编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3、《十万个为什么》卢嘉锡主编少年儿童出版社4、《与鸟儿一起飞翔》郑作新著湖南少儿出版

    大家热搜